作者: 楚嗣安
楚嗣安

來自香港,活在加國。基本上是一個吸收了多種文化的怪人。

作者简介

主页   都市·侦探   《偷死換生》

总人气: 237
总推荐: 0
总收藏: 0
总月票: 0
总章节: 17
总字数: 99409
人終需一死。沒有一個人可以逃避死神。

不過,有一個間諜為了復仇,幾度欺騙死神,從它的手中偷出生命來...

 最新故事: 正文   章一十七   第十七回(尾聲):名為「幸福」的展望 (9 weeks 11 hours ago.)

「親愛的,你別走來走去,弄得我好眼花!」
「我可是要代替我死去的哥哥和阿智將優子的手送出去。」藤田終於肯停下來,蹲下來看看作為花仔的兒子:「仁志,你已經記得程序嘛?」
「記得!」跟袊子有幾分相似,也從藤田那兒得到幾分英氣得小男孩重重點頭回道。
袊子知道丈夫不只是因為要擔當「長輩」的責任而惱懆。...  更多


美國大文豪艾理斯.海明威(Ernest Hemingway)說:「任何第一初稿都是垃圾!」

這一句說話,在十多年前,仍是「年少無知」及「心高氣傲」的我是不明白當中的真諦。

直到去年從昔日的1.44 Mb的磁碟(可想而知是多久的事)中將這一個故事出來,決定將故事寫成以日本某歌舞劇劇團演員為演員的同人故事(是哪一個,哪一種,我不想在這兒透露)。

《偷死換生》的初稿於十多年前完成──那時候的我,有「寫故事」的概念,卻沒有「寫小說」的概念;所以寫得輕狂,寫得草率。不過,在完成第一稿之後,我知道我有需要去重寫故事。當時,我剛好開始渉獵英文電影劇本寫作,就打算以這一個故事來自學(最後,我都是在學校學習劇本創作)。可是之後又因為各種原因及撰寫新故事,這故事被擱在一旁。

重看初稿,我驚訝故事中的幼稚文筆及草率的構想。

對自己的交代,就是重寫這一個故事。

這一個故事,是來自我的夢境。

那一回,我夢見自己身處一間病院,穿著睡衣的我四處遊逛,見到一個小廚房,一個電腦室...又為一個滿是病容的醫生抽血...接著就是見到一對當年是情侶,現在是有兒有女的男女朋友來探望我。這就是這個故事的源頭。

有時候,我覺得撰寫小說內文就像法醫在頭顱骨上加上小木枝,然後加上作為肌肉的紅毛泥,逐漸將死者的原來面貌回復過來,展示於大眾之前。雖然有不少人詬病於現在有不少影視作品流於「方程式」化;不過,如果肯花心思在故事的細節上的故事人即使是拿著一條「方程式」,都可以編寫一個屬於自己的故事。

由於利用「同人故事」這一個「沙箱」去重寫,我意外地創造一個之前沒有想過會出場的人物──意外地十分喜歡其中一個新人物;強化一些次要人物。是以我決定保留角色為日本藉,令故事順暢。

(也要說一說的是:改寫小說,故事之中所用的科技也要與時並進。而我也是因為科技令自己不需要胡猜瞎編。)

故事的真意有時真是在「進化」──即使將一篇小說寫完,作者有時都會有不足之處,會繼續改善故事。

「出版」是一個交代,絕對不是「終站」,不過也讓這篇小說能夠接觸更多讀者(這也是我最大的希望)。

(去年於洛杉磯參與一個創意寫作的研討會其中一個講座之中,主講者問我們當中有誰仍在改良故事,有不少人[包括我)舉手。她再問:改了多久?一年?大家繼續舉手。兩年?大家繼續舉手。十年?主講者也加入大家,將手舉起來。)

雖然我不是甚麼「大師」,不過也可以用Bob Dylan的My Back Page副歌之中的兩句歌詞去形容:

"Ah, but I was so much older then, I am younger than that now."

沒有年少的輕狂,也沒有現在的反思。

沒有「第一稿是垃圾」的覺悟,也許我也不會再寫小說。我慶幸我能夠領悟海明威那一句說話的真諦。


楚嗣安 2016/3/1 於加拿大渥太華
每月总计算
  总人气 总推荐数 书架总数 总月票 总章节 总字数

Copyright (C) 2014 www.emanya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漫延中文网有限公司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马来西亚国家法律,我们拒绝色情小说和任何涉及政治立场、宗教批评的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漫延中文网的一切小说皆为虚构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
漫延中文网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漫延中文网所提供的小说,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转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