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 · 第十七杯:玛琪朵的“突变”(上)

羽家大宅,一辆宾士在大门前停了下来,羽甜从车里下车,接着是林宇诺。羽甜有些尴尬地看着他,又看了看他受伤的手臂,想起在医院的拥抱,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了。

雷瑜风在医院说

...

登入阅读全文

使用您的社交户口!一键快捷登入,无需填写注册表格。



或,以传统方式登入